隰有荷华

[翻译] Adevances and Declarations

这样新一以后和谁在一起,不都知道基德的真实身份了!

山意冲寒:

原文地址戳我 或 请复制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665171


原作:《名侦探柯南》&《魔术快斗》


声明1:人物属于青山刚昌,本故事属于Kai_Lu,瞎瘠薄翻译属于山意冲寒。


声明2:本文的梗是官方的音频《名侦探的危机》,Bilbili av1199756。文中兰让新一听的音频文件就是这个。  


-----------------------------


Adevances and Declarations


   这件事发生在平成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回归的七个月之后,黑衣组织被毁灭的七个月之后,同样也是江户川柯南的身份揭露的七个月之后。


    新一还记得,当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的秘密揭露的时候,大家是那么震惊、慌乱甚至不知所措。


    尤其是兰,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搭理他。但是兰毕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儿,教训了新一一顿之后,告诉新一应该相信她,并让新一保证以后都不会向她隐瞒这种事情。


    新一松了一口气,想到:“能有兰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当然,这样一个令人难忘的大秘密的揭露,伴随而来的就是,新一和兰之间再也没法像情侣那样相处了,反而更像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妹。好多人都感到很惊讶,尤其是园子,他们班甚至有人为此打赌,当然最后赌新兰变兄妹的那个家伙赢了。不过作为空手道冠军的兰开始对新一有点过度保护,甚至跑去找阿笠博士要了一些能和新一直接联络的小道具,以防新一又陷入什么大麻烦里。 


    伴随着黑衣组织的覆灭,这位年轻的侦探——新一 遭到了来自全日本媒体的采访,他们总是在询问组织是如何覆灭的。由FBI, CIA, 国际刑警组织和日本秘密公安联手剿灭国际犯罪组织的新闻,不论如何也不可能被人们忽视。兰再一次展现出来她的善良*,她直接粉碎了一个倒霉的新闻电视台记者的摄影机,威胁那些人如果再来骚扰她和新一就是这个下场。


     还有一个伴随而来的问题也不容忽视,新一在普罗大众中的人气忽然爆发式增长,大量的迷妹、接踵而来的案件带给他的是同等的压力和无数杯黑咖啡,某个大阪损友将其亲切的称为“工作的动力”*。为了摆脱这些不断增加的压力,新一决定去基德的犯罪现场放松一下。这让那位月光下的魔术师非常高兴,他的表演变得更加华丽了。结果就是导致中森警官更加愤怒的咒骂,希望那个白色披风的混蛋能被奇迹般的抓进牢房,中森警官再也不想看到那张脸上可恶的笑容了。


     “可怜的中森警官……”新一同情地叹了口气。


     某个白色的小偷先生已经追求这位高中生名侦探七个月了。


     刚开始是一场欢迎名侦探回归的盛大表演,接着是一些暧昧的眨眼和飞吻,然后是随机出现在他家里的私人邀请函。 当名侦探在他的内衣抽屉里发现基德的邀请函时,他愤怒地威胁基德,要是再往那种地方乱放的话,就把兰放出来对付这个混蛋。幸好现在基德收敛多了,这些邀请大部分出现在咖啡机、冰箱或者床头柜之类的地方。新一对此还是不太高兴,混蛋小偷总是趁着他睡觉的时候来发邀请函,不过总好过被放在内衣抽屉里。


    生活回到正轨上之后,小偷先生把他的追求行为升级了。他开始送一支又一支无刺的玫瑰给名侦探,就像他发出的邀请函那样。接着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开始给新一送一束又一束的花,甚至发展到新一在上学时候,雇人送了一大束蓝玫瑰给他班里,还有很多类似这种引人注目的举动。 


     在新一回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笑声打断了他。“嗯,这家伙发来的短信?”新一打开他的手机,点开通讯APP。这个APP还是被小偷先生强行下载到他手机上的。这个恶心的粉红色APP后面的手机壁纸,是那位臭名昭著的大怪盗站在屋顶边缘的照片。虽然新一嘴上一直不承认,但他其实很喜欢这张照片。


    来自


    1412


   【 早上好,亲爱的。你听到了吗 O人< ?】 


    新一垂着他的半月眼想着:“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把这个号码告诉搜查二课?


    “嗯……


    “怪盗基德在剿灭黑衣组织的时候帮过我。


    “好吧……但是我为什么没有把这个愚蠢的来信提醒铃声换掉?!” 


     基德强行把这个通讯APP下载到他手机的时候,还把来信提示音换成了那个混蛋自己标志性的笑声。


    “大概是为了提醒我自己这家伙的存在,顺便自我激励。”名侦探小声地自言自语着给自己找借口。


     兰和园子悄悄地回头偷看新一,发现名侦探正在回复短信。


    来自 


    4869


    【你在做什么?】


    即使新一是平成的福尔摩斯,他也始终搞不懂那位装模作样的平成的鲁邦的举动和想法。


    来自


    1412


    【等下你就知道了。或者需要我现在告诉你吗?;3 】


     新一疑惑的抬了一下眉毛,把手机收回口袋里,然后看向兰和园子。兰和园子迅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刚才聊的话题,顺便悄悄咬耳朵。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她们在聊什么……”新一想。


     几分钟之后,三个人到了学校,向他们的教室2-B班走去。他们一进教室,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到新一身上。新一疑惑的眨了眨眼,拉开座位坐下,然后悄悄问兰:“嗯,兰……为什么每个人都看着我?”


    同学们的目光和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弄得新一有点紧张和生气。


    “唔……我觉得你最好自己听?” 


    在新一还想说话之前,兰已经把一副耳塞放到了他耳朵里,并打开了一个音频文件*。


    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名侦探脸色变来变去。有那么一瞬间新一看起来好像马上要去杀人了,几秒之后他就出离愤怒了。


     一个想发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等下,这是一段剪辑。这件事发生在多久以前来着?这只是个玩笑吧?肯定是为了报复我上个月没去他的现场。对,这家伙可是个变声和伪装的大师。我根本不记得有这种事情发生过。等等,该不会是……”


    昨天晚上他去了基德的现场。唯一记得的就是他在屋顶上抓到了那个小偷,后来就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八成是他的咖啡里被放了安眠药。


     “天哪……”新一无力地说着,“神呐……”他拍了一下自己红偷的脸,无力地叹了口气。然后开始用头抢桌子,希望疼痛能把他从这个可怕的噩梦里带出去。


    那是不可能的。


    “新一坏掉了哎,大胜利!”园子愉快的宣布道。


    兰小声的提醒:“园子!”


    园子:“什、什么啊?!基德大人居然向这个推理狂*告白!赢了基德大人的心这种事,不能原谅!” 


     兰:“但是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对吧?”


      新一继续听着录音,他的心在胸膛里疯狂跳动,思维已经飘忽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大概比柯南用强力球鞋踢出去的足球还要远。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让新一又出离愤怒了。


    “Chu~”


    这是声音是——他,工藤新一,东京的名侦探,被那个月光下的魔术师,怪盗基德亲了?他睡着了,真的!


    新一被震惊的坐在那儿,整整五分钟说不出话来。在全班的窃窃私语中,他唯一也能听到的就是青梅竹马担忧的声音。


    这种感觉,可能就跟福尔摩斯跑到现实中来,让他不要再做侦探差不多。然后新一把头埋进了他最喜欢的《四签名》里。


    那个讨厌的笑声又出现了。新一仿佛在面对一个生死抉择一样,掏出了手机阅读那个混蛋地短信。


    来自


    1412


    【你觉得什么是爱情?】


    新一飞快地回复,手指按在键盘上的样子仿佛随时要暴力打碎屏幕了。


    来自


    4869


    【混蛋!!!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听录音!!你给我出来!!】


    新一在手机上发泄了一通之后,发送短信,然后紧张地等着回复。全班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静如今的看着新一单方面的变化。新一盯着屏幕,不到五秒,他就听见了一声轻笑。一个熟悉的笑声,他的,工藤新一的笑声。然而还没等他喊出来,就被某个“绅士”的现身就打断了。


    “基德……”


     名侦探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然后,他面前就出现了怪盗基德,坐在他的课桌上,穿着全套的“怪盗基德”的装备。这个混蛋还敢朝他笑。


    “嗨,亲爱的~!”这个魔术怪盗完全没有停下等新一的反应,他亲密地凑到新一的耳边,贴着他的耳朵问道:“喜欢吗?我今天特地请了病假来的哦,名侦探。” 


    “什——基德!你这个——”


    在这是咆哮完全出来之前,小偷先生快速丢下一个烟雾弹,把两个人淹没在红色的迷雾中了。学生们尖叫着打开窗驱散了烟雾,发现只留下一张白色卡牌在无辜的躺在名侦探的桌子上: 


    借用一下黑鸦先生。


    落款:白鸽


    教室里一瞬间寂静无声。


    “他们去哪儿了?”


    “基德大人回来呀!”


    “天台!”


    “快!”


    “走!”


    在2-B班乱成一片的同时,有两个年轻人站在天台上,蓝色制服的那位盯着另一个。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在做什么?混蛋基德!”


    那位自诩绅士的大盗站在天台的边缘,背对着名侦探。新一有点生气,不,非常生气。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名侦探?”


    “什么?”


    基德转过身,注视着他的劲敌,他的蓝宝石,他的另一半。


    “即使我可以以基德的身份来如自如,即使我可以眨眼之间就从高楼大厦上一跃而下。我还是会害怕。”


     新一一声不吭,只是示意基德继续。


    “我不敢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他觉得口干舌燥。他应该说点别的吗?现在转身就走是不是太迟了?谁知道这家伙…… 


    “HOW MUCH I LOVE YOU.”* 


    接下来的时间,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对基德来说却漫长的仿佛几个小时。


    新一有些不安的看着基德,低声道:“我不明白。”


    “什么?”


    “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说得出来?”


    “你想说什么,新一?”


    这是魔术师第一次以真名称呼他。基德总是喜欢给他起一些绰号或者昵称,比如“love”或者“darling”之类的,但是新一能感觉出来,这次基德的态度很严肃。所以,他也豁出去了。


    We barely even know each other. Most of the time I’m trying to either arrest you or kick you. You’re the thief and I’m the detective who chases you. We are on opposite sides of the law. How can you… How can you even love someone like me?”* 


    (“我们对彼此几乎一无所知。大部分时间我都想逮捕你或者打败你。你是怪盗,而我是想抓你的侦探。我们彼此是对立。你怎么能……你怎么能爱上我这种人?”)


    “It’s doesn’t matter that we are on opposite sides of the law. It doesn’t matter that we barely even know each other. But. We can try. We can learn. Instead of being Kaitou Kid and his rival the detective, Kudō Shinichi. We can be Kuroba Kaito, the high school magician and Kudō Shinichi, the high school detective.”* 


    (“对立的身份也好,对互相的一无所追也罢,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可以尝试着开始,我们可以学着互相了解。不是以怪盗基德和他的对手工藤新一的身份,而是,高中生魔术师黑羽快斗,和,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你——”


    快斗停在他面前,竖起一根手指轻轻地抵在新一的嘴上。他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轻轻地靠向新一,在他耳边低语:“怪盗总会盗走他想要的。”


    随着一阵粉红色的烟雾喷涌而出,天台上只剩下了拿着无刺的蓝玫瑰和白色卡片的新一。卡片上书写着一行整洁的花体:


    The white dove croons for the heart of the dark raven.


    (白鸽为黑鸦的倾心而鸣) 


    当2-B的学生们争先恐后的打开门冲上天台,基德已经消失了,有些人气的跳脚,有些人则不停地叹气。更多的人则是看到新一还静静的站在那里,一遍看着基德卡一遍慢慢转着手里的玫瑰时,叽叽咕咕的小声讨论起来。 


    名侦探没好气地回答了那个没人敢问出口的问题。


    “那家伙又搞了一场愚蠢的告白而已。”


    然而没有人听到他接下来的那句话:


    “Idiot. How can you steal what was already yours to being with?”* 


    (“笨蛋,你怎么可能偷走本就属于你的东西呢?” ) 


    


    ------------


    


    后续:


    “新一,基德大人在哪里?”园子喊道。


     新一只是耸了下肩并指了指天台作为回应。


     但是那里只有学生们吵闹声,此起彼伏的尖叫和口哨声。


    “哇——简直就像在做梦!”


     “工藤和基德!一生推!”


    “可恶!没想到工藤居然喜欢这一款的……”


    “五十度灰!简直就像五十度灰!”


     近出传来的偷拍的咔嚓声让那位有着敏锐听觉的空手道冠军马上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幸运的是偷拍的人已经躲进了人群里。


    “好吧,我的同学里有一些腐女子”新一一边慢悠悠的下台阶一边想到,“如果帝丹怪盗基德粉丝会的会长来和我交朋友的话,准确的说,更有可能和兰交朋友,好像也不错。”新一一边转着玫瑰,一边拿出了手机。


    来自


    4869


    【放学后哥伦布见怎么样?】 


    这位黑发的少年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轻快的笑容,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听见了那个熟悉的笑声。


    来自


    1412


    【哇,约会哎~!】 


    


    -----------------


    翻译菌的碎碎念:


    1.但是兰毕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儿 、兰再一次展现出来她的善良* :这里的两个善良实际是kind soul,这真是个妙词。 


    2.某个大阪损友将其亲切的称为“工作的动力”*。:工作的动力:原文为 motor oil,如果直译会显得莫名其妙,所以我意译了,应该没理解错吧。


    3.基德大人居然向这个推理狂*告白!:推理狂原文为deduction geek


    4.文中几处英文即原文,括号内为翻译。我贫瘠的词汇量实在无法翻译出原文撩动人心的感觉,请诸君见谅。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