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快新] 重生的名侦探 01~02

相当有意思的一篇,就是为什么是个坑啊!

路过@lof:

2012/08/30


 --重生的名侦探-- 



  曾经有人提出过所谓的平行世界,那就像是同一个世界同一批人被无限次的复制贴上的概念。 

  然而,虽然时空背景与人物基本相同,却也不是完全一模一样。 

  不变的只有大事记。 

  不同的,就是细节。 

  例如,A这个人注定会在此时此刻死亡,但在平行世界1他可能是遇到车祸,世界2则是手术失败死亡,世界3可能  是跌倒擦伤引发败血症最终不治。 

  总之,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无论看起来有多么不可思议,大事记总是会以各种形式成为既定事项。 

  工藤新一忍不住想,也许世界上还有工藤新一这个人不能消失的理由。 

  否则,他怎么会在死亡后睁眼,却发现自己倒在这里。 

  多罗碧加乐园里阴暗一角的草丛边,额前还带着血。 

  …… 

  他没有意识到在他醒来的那一刻,首先映入眼里的是昏暗的夜色中,一闪即逝的白翼。 

 

  还记得灰原曾经提过,APTX4869并不是毒药,而是失败的长生不死药。 

  也许生命确实是人类无法触及的领域,即使偶尔小有起色,APTX4869仍然失败了。仅只做为很好用的毒药被留下。 

  吃了药却能成功返老还童,身体状况基本良好,脑部没有损伤,肌肉骨络完好,他们两个,简直就是奇迹。 

  只有神,才能让这种几乎不可能的成功出现。 

  否则,就不会有成千上万只实验动物会死了,啊,死相很惨。当时某位小女孩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随口说着,让小侦探起了一身冷汗。 

  工藤新一看了看自己完好的、17岁的身体,除了被击伤的后脑杓仍在微微出血以外,他基本上无事。 

  ……所以说,这个平行世界的工藤新一,是,失败了吗。 

  于是另外一个世界正巧死亡的自己,才会被某种神秘的宇宙意志拖过来,接管了这个身体。 

  神迹这种东西,果然都是偶尔为之而已。 

  一边作着舒缓运动一边脑子里胡乱思考着平行世界与各种神秘意志的工藤新一完全没自觉他这回仍然碰上了神迹。


*


 

  怪盗基德最近很郁闷,郁闷的都想罢工辞职不干正业,乖乖回去当副业的学生。 

  完全没想到这个年纪的青少年正业该是学生吧。 

  以前的他一直是最华丽的月下魔术狮,白色怪盗,国际罪犯1412,没有人能捕捉到的白色影子。 

  简单来说,依他的超高智商跟超强运动能力,警察那群人,不过就通关中的小啰啰而已。 

  偶尔会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侦探跑来信誓旦旦的说能捉到他,也不过就是把关卡等级从E升级成D而已。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某种程度上他还是很欢迎白马探的,毕竟比起纯热身的关卡,有白马就跟加了BOSS一样,难度一口气提高到B,游戏乐趣也提高了。 

  他的复仇+偷盗生活以来,让他最兴致高昂的一次,就是江古田钟塔。 

  大型魔术秀,大型场景,这样才够华丽。 

  出呼意料的,则是身影被飘飞的布幕给遮掩的、直升机上的侦探。 

  那一次的难度,勉强可以说是A级。 

  因为太过大意而险些失手,但这种踩在极限上却又能够破关的程度,着实让人兴奋不已。 

  他只记得浑身血液沸腾起来的高亢感觉,以及远远地瞥到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自信,高傲,同样的兴奋,同样的毫不掩饰锐利的锋芒。就像自己。 

  此后,他一直很期待后续新闻报导提到的那个名字,工藤新一的出现。 

 

  然而这几个月以来,他却完全不这么想了。 

  关卡的等级,突然就升级成了SS。 

  …… 

  无论他在做什么,都会有警察从诡异的角落窜出来,大喊着基德快束手就擒,狠狠的吓他一跳。 

  比如他在事先踩点时,不知为何原先看的两三个落脚点都被密密麻麻的围上红外线。 

  比如他正要对宝石下手时,会突然发现展示箱的保护方式换了。 

  再比如他抢到宝石后,找好落点正要展开滑翔翼,总有警察能扑出来揪到他的披风或裤管--喂,也太没下限了吧! 

  从各个角落窜出来的警察就跟鬼影似的,搞得他都不像在拍剧情动作片,反而像是灵异恐怖片了。 

  有几次他甚至被逼得只能躲在路边的垃圾桶里,偷偷摸摸溜回家后,手洗白西装的那晚都永远忘不了… 

  那种彷佛被对手看透了所有准备,甚至对手很熟悉自己的每一步的感觉,他真的震惊了。 

  虽然新闻报纸都只说是“警察再度破局,怪盗基德狼狈逃脱”,但这怎么可能瞒的了他? 

  偶尔会出现在现场,隐藏在人群间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分明是,工藤新一。 

  但那个眼神又不太像以前亮眼的高中生侦探,淡漠,冰冷,没有感情,与其说是仇视他或妒恶如仇,不如说是, 

  …………家中老妈面无表情的叉着腰,站在门口,看着迟归又玩的脏兮兮的臭小孩的眼神。= = 

  这让怪盗基德越发迷惑了。 

  他怎么突然这么了解自己的犯案风格?甚至可以说是了解自己的习惯?又为什么是那个表情? 

  怀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心态的怪盗基德,开始了大白天偷窥高中男生的生活。 

 

 

  ‘在外面鬼鬼祟祟什么?还不快进来!’ 

  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猛然发现收到这种简讯的怪盗基德僵硬了。 

  躲在工藤邸草丛里的他慢慢抬头,看到坐在室内靠窗沙发看著书的某侦探瞥来一眼,手边拿着手机。 

  那个眼神,明确无比的,就是,你被发现了。 

  在想通为什么名侦探有自己私人手机号码,是不是身分也被拆穿了这些问题以前,他已经同手同脚尴尬无比的自动走到名侦探旁边立定了。 

  满怀恐惧与紧张的直立着,他只觉得现在就算来颗陨石砸死他他都愿意接受。 

  没想到名侦探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还穿着外套?”语气中竟然有淡淡的不解。 

  是的,他,怪盗基德,大白天的穿着全套白色西装加披风,在工藤家外面的草丛蹲点。 

  他实在不愿意承认那是因为他总感觉自己会被发现,想着好歹不要用真面目出现… 

  听侦探疑惑的语气,就好像他常常在他面前脱光光(?)一样… 

  “打扮整齐,这是怪盗对侦探应有的礼仪。”他故作镇定的说。 

  工藤新一先是不解,但看出怪盗眼里微小的防备后,他突然了然,点点头,便继续看他的书。 

  怪盗看着没有说什么,但眼底原先莫名的亲昵消失了的侦探,突然很想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02.


  “……”

  工藤新一看着匆匆离开的怪盗的背影,觉得从对方的身影里看到了慌张。

  被预知般看穿的犯案手法。

  彷佛熟悉似的知道自己的习惯。

  莫名其妙收到的简讯。

  --担心身分曝光,却又完全找不到头绪的自己。

  从在对方眼底读出防备时,就该醒悟这里不是他的世界。

  即使人事物都没有太大的改变--他依然对外宣称失踪,只是这次没有了柯南--仍然有很多事不同了。

  即使知道灵魂的本源都是相同的,也不对。

  那个人,不是他的怪盗。

  他当时,就那样死亡了,不知道他的怪盗,现在怎么了呢…

  那家伙,是不是又哭哭啼啼的,还是露出阴骛的一面,誓言要报仇呢……

  ……

  工藤新一收住了思绪,至少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怪盗的案子,他不该出手。

  与他的怪盗亦敌亦友、玩耍似的互相争斗这么多年,早就彼此习惯对方的手法,也不断的想着如何破解对方。

  从重生后第一次介入怪盗基德的追补战之后,他就发现那种势均力敌的感觉不再,对方显得略微措手不及。

  这里的怪盗仍然太稚嫩,在他知道对方偷盗的真实理由的情况下,他不能让对方这么早进了牢笼。

  虽然是侦探,却不是这么的迂腐。愿意,跟我合作吗?

  --还得再等多久,或是,再也没有机会等到这句邀请了呢?

  工藤新一不以为意,却在习惯性地伸出右手却没碰到温热的红茶时,感觉到了微小的低落。


*


  自从大白天偷窥被逮到,进行了短短几句尴尬的对话后,已经过了三个月。

  这期间他的任何一个案子,都没有工藤新一。

  判断这个很简单,因为难度一下子又降回来了。好像几个月前的狼狈都只是笑话而已。

  那种被人准确的判断出下一步、下下一步的感觉,让他有点恐惧。

  与此同时,还感觉到了兴奋的战栗。

  --这真有趣,黑羽快斗叼着笔,忍不住这么想。

  一边对于对方的高难度感觉很困扰,一边又觉得总算出现了与自己平手、甚至凌驾的对象真不错。

  黑羽快斗下意识扬起了近乎邪佞的笑容,一点也没感觉周六在家写作业的高中生露出这种表情真是不伦不类。

  虽然难度会被提高很多,但是没有了对方参与的魔术秀一下子没有了乐趣。

  就像是平常习惯吃清淡的人,猛然吃了几次重咸,就无法轻松的习惯清淡了。

  只觉得,不够味--不知道名侦探为什么没有参与这几次的案件呢?

  出事了,或是觉得国际怪盗1412不过如此。…

  ‘咕、咕--’

  “哎呀、小A?”突然听到耳机里传来被自己派出去侦查的鸽子们的叫声,黑羽快斗赶紧摸出了小型监视萤幕。

  小A是他的得力助手,一般只有情况危急才会发出声响,这让视鸽如命的快斗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他迅速接通小A身上的监视器频道,却看到了一张他“朝思暮想”的脸。


  “接通了吗?”工藤新一轻按着小A,一手以细微的力道抚摸着鸽子,带着鼓励与感谢的意味,看到鸽子颈部羽毛里藏着的小镜头微微透出了光,他想这应该是画面接通了。

  “…怪盗基德?”他盯着小镜头,觉得自己感应到对方被忽然喊名的惊吓,“今天中午我想吃咖哩饭。”

  他想了想,“记得买材料再来。”他冰箱里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镜头一阵微妙的缩放后,又暗了下来。

  看着乖巧的呆在自己掌心里的鸽子,他从窗台边的盒子里抓来一把高级鸽饲料,当作奖励。

  唔,小A的反应很快,以前最黏自己的鸽子也是这只。不像一般鸽子只能办简单的事,小A懂得判断。

  简单来说,就是很识相。

  所以几个月前突然看到小A出现在自己家庭院,他一下子就明白小A的任务--监视他吧?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出于某个他也无法解释的微妙心态,他买了饲料放在窗台边,时不时洒一些在庭院里。

  小A警戒了许多天,最后还是妥协。

  “你是不是看出我没有恶意呢?”他自言自语,“嘛、总之,多谢了。”

  工藤新一只希望今天中午不用吃外卖了。


*


  “邀请怪盗来家里作客的侦探,您说不定是第一位呢……”考虑到小A还在对方手上,最终只能带着材料乖乖飞来工藤邸的怪盗基德一边搅动着汤锅,感觉心理很不平衡。

  “不是作客,是做饭。”工藤新一纠正。

  从他“下订单”开始到怪盗抵达,虽然过去了两个小时,但衡量到对方家在江古田,顺路还得买材料、换上白西装什么的,其实时间还是有点紧迫,他觉得自己应该对怪盗如此紧张他的午饭表示感谢。

  不过总觉得说了只会让怪盗再一次担心人身资料曝光,所以工藤新一决定收口。

  “………”听到对方的反驳后感觉并没有更好的怪盗表示沉默。

  “不过,今天这件事,真的谢--”

  碰!“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工藤新一在--哎?!怪盗基德!!!!”

  看着一下子闯进厨房,指着怪盗基德惊愕的大声嚷嚷的大阪黑皮,工藤新一也沉默了。

  他怎么就忘了,今天是服部平次跑来东京说要跟他一决胜负的日子呢。


  “这位,”工藤新一仍然坐在餐桌边,平淡冷静的上下扫视了服部平次,“黑人同学?”

  “哎?什么黑人!这是大阪的阳光肤色!!”

  “那,这位闯入民宅的大阪同学,你有什么事?”他冷着脸,“你好,我是工藤新一。”

  “…你好,咳咳,我是服部平次,西之服部!我是来找你,东之工藤,做决斗的!只是我听说你失踪了,所以才…”所以就直接闯入,显然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服部平次尴尬了一下。

  “…哦,因为我疑似失踪了所以就闯入民宅啊。”工藤新一瞥了眼闷声做菜的怪盗基德,显然对方也发现是因为他自己开锁进门却忘了锁门才导致这起案件发生。

  ……当然,前一世是找不到他,最后跑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去找人了。

  “嗯,抱歉…哎,不对,你真的是工藤新一吗?”服部平次又警觉起来,新闻报导不是说工藤神秘失踪吗,而且,“怪盗基德怎么会在这里?”

  “嗯,他是我表弟。嗜好是COSPLAY。”工藤新一无比镇定的说。

  “哈?!!”服部平次显然不能相信这一切。

  “白痴,你能想像怪盗到侦探家里做饭吗?此外,你看,”工藤新一一把抓住了怪盗基德,将脸靠近对方,闷不吭声只顾着找机会就丢下锅铲溜走的怪盗基德突然被抓住,僵硬的说不出话,“我们长得很像对吧?”

  “…嗯…”服部平次皱眉,虽然那个工藤表弟带着高顶礼帽跟单眼镜片看不清楚,但貌似真得很像。

  “对吧?快斗,咖哩什么时候好?”工藤新一马上补一枪。

  “…马、马马马马马马马上好!!”猛然被叫破真名的怪盗基德险些魂飞西天,他果然被知道真实身分了!!

  “工藤,你的表弟反应好紧张啊?”服部平次还是觉得很怪。

  “抱歉,他有点内向。对了,我为了一些案件,对外公开是失踪了,这件事还得拜托你替我保密。”

  “当然!没问题!看来,推理竞赛也得延后了。”

  “也没什么好比的…因为真相只有一个,不是吗?”

  “嘛!你说的也对啊工藤,我这趟来就当结交你这个朋友吧!”

  “好啊。我是工藤新一,请多指教。”

  “我叫服部平次,也多指教啦!”

  听着背后两位高中生侦探疑似快乐的聊着天,怪盗基德很悲催的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落进可怕的陷阱(?)里了…


*


  愉快(?)的午饭后,送出礼物的白干,服部平次离开之后,怪盗基德蹑手蹑脚的也准备溜走。

  “啊,快斗,午餐谢了。很好吃。”工藤新一突然说到。

  你背后有长眼睛吗!!!再次被吓的不轻的黑羽快斗都想去求神拜佛了。

  “…咳,名侦探,谢谢你的称赞,但你说的快斗是…”勉强装作镇定中。

  “…不就是你吗?”工藤新一投来鄙视的一眼,又突然想通什么似的,换上微笑,“…怪盗君?”

  “……”什么,原来只是在叫怪盗吗…

  工藤新一只是默默的看着松了口气似的怪盗基德,不发一语。



---


剧情脱离掌控了…


评论

热度(87)

  1. 隰有荷华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相当有意思的一篇,就是为什么是个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