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快新]爱神说了噢

最后新一答应了吗?(⁎⁍̴̛ᴗ⁍̴̛⁎)

Rika_♠:

#哨向梗


#给荒年的生贺! @荒年★ 


#同时也在文里完成了两位的点梗,觉得自己简直厉害……(其实是偷懒 @小月亮136    


 @散木  @不完结雁返不改名。 






——————————————————————————————






工藤新一此刻正戴着巨大的蛤蟆镜,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家咖啡厅内,若无其事地装作自己正在读报纸,而他面前的玻璃桌上摆放着一杯带冰块的柠檬水。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上午10点45分,距离他和他母上工藤有希子女士约定的见面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分钟,事实上他已经让服务生为他加过三次水了,可他的面前仍旧空无一人。


秉着侦探的脑子排除了工藤有希子女士将约会忘记了,突然接到临时的通告所以放了他鸽子,在大马路上忘记伪装结果被她的狂热粉丝发现并围堵着签名合照这几种可能性后,工藤新一非常平静又无语地得出了最终结论。


可能又是和之前的十二次一样,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把他给骗出来,然后——


——相亲。


 


一想到这里工藤新一就觉得自己有根筋在隐隐作痛。


自从他分化为向导之后,就彻底宣告了他和原本所有人都看好的同为向导的青梅竹马兰的不可能;而他的母上更是为此操碎了心,在他成年之后塔几乎是每个月都会将那些与他基因匹配度高的哨兵信息发送给他的母上,然后他的母上总会一次又一次不顾他的意愿将他强行骗出来相亲。


终于在之前的第十二次欺骗之后,工藤新一忍无可忍地对有希子女士爆发了;但是面对有希子女士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说着“小新你要懂妈妈的苦啊妈妈都是为你好啊”,“找不到哨兵的向导一个人很辛苦的妈妈不希望你这么累啊”再加上一旁的工藤优作先生一心只向妻的妻奴作态,“你妈妈说的都对你应该听她的”最后导致工藤新一也不得不屈服于邪恶势力的淫威:


他垂死挣扎着提出了最后一个可以被接受的请求:


 


【必须是基因匹配度高达90%以上的哨兵】


工藤新一的手忍不住抽了抽,不祥的预感萦绕在胸口:工藤有希子女士这一次不会真给他从哪搞来了一个跟他匹配度这么高的哨兵吧?


 


正当他坐立不安地用吸管戳弄杯子里的冰块时,一个跟他戴着同款蛤蟆镜的男人突然一屁股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了。


这个人包的比他还严实,不仅戴着跟他仿佛情侣款的巨型蛤蟆镜,还戴着一个超级大的黑色口罩,看着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去哪抢银行似的。只见他动作隐秘地对着服务员要了一大碗香蕉船,然后凑过头来神神秘秘地对着工藤新一低声说道:


“你是……工藤新一先生吧?”


 


!!!


这人难道就是他的相亲对象???而且他妈还一上来就把自己的身份曝光了???


工藤新一简直要疯了,但是虽然内心疯狂重复着卧槽卧槽卧槽,可表面上他依然平静地推了推自己的蛤蟆镜,声音冷漠:


“不,你认错人了。”


——总之胡乱搪塞过去先就是了。


 


“可疑的相亲对象”笑了一声,对他扬了扬自己手腕上的相亲手环,这个手环只要相碰可以显示两人的基因匹配值;工藤新一正下意识捏紧了自己衬衣下面的手环,思索着要不要直接一拳把这个男的打晕了然后立马跑路,结果在桌子下面被对方一把抓住了膝盖。


他凑得很近,在旁人看来简直就像是亲密的情侣在耳语:


 


“别紧张大侦探,我也是来相亲的,但是我可以帮你。”


 


这人在说什么鬼话?如果你是来跟我相亲的你要怎么帮我?我们一起去哪友好地逛逛然后把这手环给毁尸灭迹了么?但是顺着对方的视线,工藤新一捕捉到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桌子,那边坐着一对男女,而氛围却异常诡异。


工藤新一瞬间就理清了这之中的Bug,想来应该是那里面各有一个是他们俩的相亲对象,但是这人发觉到自己也不愿意相亲的意愿,所以就耍了点小手段把那俩人骗着坐到一块去了。


“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假扮情侣,别让他们发现我们俩才是他们的相亲对象。”


黑羽快斗稍稍扯下了一点口罩,贴在他的耳朵旁边说道。


 


不错啊,这人眼力可以啊很识相嘛。工藤新一难得在心里对他人表示出了赞赏,只是他怎么总觉得这人的声音这么耳熟呢?


问题是一对哨向要扮作情侣可不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容易,精神动物之间的反应,信息素的变化都能让人轻而易举地察觉到异样。


而且那边的那一对男女似乎已经起了争执,并且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这里;仿佛马上就要扑上来质问他俩是不是NTR了自己的相亲对象。


于是自诩很有撩妹经验的黑羽快斗同学立刻跃跃欲试表示要手把手教导工藤新一如何撩自己,保证毫无缺漏天衣无缝;而眼见着情势危急也确实别无他法的工藤新一也只能就这样傻了吧唧地听信了这个把自己包的像抢劫犯的男人的鬼话。


“首先,我们要把彼此的精神动物放出来。”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耳根子有点烫;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面不改色地放松自己的精神图景,不过一会儿他们面前的桌面上就跳出了一只眨巴着晶亮蓝眼睛的布偶猫,抬起那双又萌又深藏锐利的眼睛无辜地打量着黑羽快斗。


精神动物的出现往往是在主人“情难自控”的情况下,所以判断一对情侣是否处于热恋之中,从他们周身的精神动物身上就能得到最好的印证;因为这简直就是个最佳防劈腿雷达,一旦哨向之间对对方失去了兴致,那么就连精神动物都会兴致缺缺。


可工藤新一能够在如此平静的状态下就让精神动物现身这一点让黑羽快斗未免感到了挫败,这意味着根本就没有他调戏大侦探的份,而现在他必须想法子让大侦探将他的精神动物给逼出来。


 


看着大侦探几乎是与它同步地抬起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那巨大的蛤蟆镜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根本就失去了效用,黑羽快斗忍不住转过头用手遮住了自己实际上也被口罩挡着连个屁也看不见的脸。


操,这太犯规了!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大概很快就会丢脸至极地缴枪投降。


 


可工藤新一根本不知道黑羽快斗的内心自我挣扎,他很认真地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对方的精神动物现身;要让对方情难自已……


也就是说,首先他们得调情?


 


就像是为了挽回自己那其实并不存在的颜面。


黑羽快斗用手勾过工藤新一面前柠檬水内的吸管,然后浅笑着动作缓慢地低下头吮吸住了吸管头,因为低下头的动作蛤蟆镜下滑了一小截,从工藤新一的视角内可以清晰地看到黑羽快斗垂下的纤长睫毛;在他松开吸管的时候还故意让工藤新一看见自己的舌头轻轻舔过了那一处,然后他笑着将柠檬水推回到工藤新一的面前。


这是要他喝?


 


工藤新一哆嗦着手接过柠檬水,不就是间接接吻么!又不是真的亲都是男人怕个屁啊!于是工藤新一视死如归地咬住了吸管口,结果因为一下子吸得太猛直接呛了起来;工藤新一用手遮着嘴咳嗽起来,整个脸都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染上了薄红,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他还摘下了自己的蛤蟆镜,用手背擦拭起自己咳出来的泪花。


这样的工藤新一,看上去有种说不出来的情色。


 


 


黑羽快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指数在直线升高,怎么回事?明明是他要教大侦探撩自己怎么什么都还没开始自己就先沦陷了?糟糕糟糕糟糕——这样的话——


“啪嗒!”


工藤新一目瞪口呆地看着桌上凭空出现的白色萨摩耶压着他的布偶猫,讨好又万般殷勤地舔着它浑身蓬松的毛,一条大尾巴摇个不停,整个喜爱之情几乎溢于言表——精神动物是主人本体情感的象征,也就是说——


面前的黑羽快斗手忙脚乱,蛤蟆镜下的眼睛根本就不敢看他,他惊慌失措地对着桌面上的萨摩耶口不择言地下指令道:


 


“快放开它!”


“听话!Conan!”


这话刚一说完黑羽快斗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工藤新一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他的声音颤抖又强自压抑:


 


——“你刚刚叫它什么?”


 


Conan,柯南。


工藤新一一把扯掉了黑羽快斗的黑色口罩,眯起眼盯着这张与自己七分相像的脸,长得和自己像,知道柯南这个名字,声音也该死得耳熟,还有这种欠扁的说话方式——


黑羽快斗桌子下面的腿已经抖个不停了,他抚摸着萨摩耶的手几乎要将它背上的毛都给揪下来: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这个瞬间黑羽快斗竟然不知道究竟是被大侦探拆穿了他的马甲这个问题更严重,还是被对方知晓了自己那不可言说的感情更让他想去死一死。


工藤新一猛地将吸管往杯子里一戳。


“怪盗基——”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一道清亮的女声骤然打断了工藤新一的话语,他们二人双双抬头,只见桌前一位身穿制服非常可爱的少女正端着一大碗冰激凌圣代,笑眯眯地望着他们。


“恭喜你们二位成为我们店内今日的幸运顾客!”


“其实今天是我们店长的生日,所以我们店长决定将这份‘至尊情侣圣代’作为礼品送给二位!”


“吃了这份圣代的情侣会受到爱神的祝福噢,能够一辈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工藤新一刚想反驳,“我们不是——”就被黑羽快斗抢先截断了话语,他一手飞快接过圣代,然后万般感激地望向那位少女,“非常感谢!事实上我刚刚正准备跟他求婚!但是这之前我们出了一点矛盾结果现在他不肯答应我!”


 


妈的你在说什么鬼话!工藤新一几乎就要从位置上跳起来,结果还没爆发就被黑羽快斗塞了一口圣代,然后情况愈演愈烈,黑羽快斗直接单膝在他面前跪下了,然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戒指,深情款款地对他说道:


“嫁给我吧,新一。”


 


???!!!!


周围已经有人认出了工藤新一,于是有一群人开始起哄起来;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已经疯魔了,就算这个时候他拒绝黑羽快斗这瞎几把扯淡的求婚,明天报纸的头条也肯定是:“关东名侦探工藤新一咖啡厅内被求婚,名侦探表示很感动并拒绝了对方”,而周围的观众显然是不买账的,他们已经开始叫嚷着“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了。


工藤新一还在垂死挣扎,


“我们……我们基因匹配度不够高。”


 


“但这不能阻挡我爱你的心!”黑羽快斗立刻把话接了下来,那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他已经想好了,就算从此以后工藤新一再也不理会他,要把他送进监狱里他也认了!但是至少这个时候他的告白,他的求婚全都是真心的!


那名少女突然笑了笑。


“我和二位说过的噢,吃了这份圣代的情侣会受到爱神的祝福。”


她走上前来,将二人戴着手环的手轻轻碰在一起。


 


“有时候真爱是会引发奇迹的噢?”


 


手环发出了轻微的声响,然后一道微弱的光芒闪过,所有人都能清晰地看见那上面显示的数字:


——基因匹配度:98.7%


 


看着目瞪口呆的工藤新一,还有一旁几乎兴奋到要从地面上跳起来的黑羽快斗,她歪着头笑了笑,用食指在嘴唇前竖起了一个一。


 


“今天是8月17号。”


“爱神说,是个结婚的好日子噢。”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黑羽快斗眼尖地看见了她胸前的吊牌:


荒年。


他好像隐约地记得,这家咖啡厅的老板就叫这个名字来着?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


她说得对,今天是个结婚的好日子呢。



评论

热度(241)

  1. 隰有荷华Rika_♠ 转载了此文字
    新一的布偶猫和快斗的莎摩耶,想想都觉得好可爱啊!
  2. 隰有荷华Rika_♠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新一答应了吗?(⁎⁍̴̛ᴗ⁍̴̛⁎)